STEM可不只是学编程,有时候音体美可能更重要

看点美国教育者认为提升STEM素养需要为孩子提供丰富的学习经验,素质教育和课外活动是提高STEM素养的最佳途径。而这种学习经验的获得与家庭收入有关,美国高收入家庭的父母在丰富孩子的课外活动上投入是低收入家庭的父母的10倍。所以,另一方面,对于家庭经济条件较差的学生来说,体育、美术、音乐对于还是创造性思维的培养,激发他们STEM潜力更好的选择。

文 | Esther Dyson & Lucy N. Friedman

STEM可不只是学编程,有时候音体美可能更重要

2016白宫科学展上奥巴马操作选手制作的飞行器

当大多数人谈论加强STEM教育的时候,他们在说加强科学、技术、工程学和数学的跨学科的整合学习。支持者们认为这是有必要的,因为21世纪的经济需要很多这方面的人才,但美国接受良好STEM教育的年轻人明显不足,也因为白人和黑人之间,穷人和富人之间在STEM学习成就方面存在巨大的落差。

Esther Dyson和Lucy N. Friedman认为未来即使美国增加STEM课程也无法缩小这一学习成就落差。

Dyson是新兴数码科技领域的记者和评论员,也是一名慈善家和企业家(EDventureHoldings董事会主席)。同时,她还是ExpandED Schools的董事会成员。ExpandED Schools是一家非盈利组织,致力于为学生提供丰富的学习机会以缩小学习差距。Friedman是该组织的创始人和主席。

以下是Esther Dyson和LucyN. Friedman的观点:

你现在看到的在操场上奔跑着的孩子,可能是明日智慧城市的设计者,未来,他们可能会发明新的解决办法,解除人类疑难杂症的痛苦,发明新的可再生能源,找到养育急速增长的人口的更好办法。这些困扰着我们每个人的问题,仅仅靠出生时就拥有特权的人就能解决吗?

最近,美国国家教育进步评测机构(NAEP)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这份报告测评了学生是否能够将科学和工程学的技能用到现实生活中等内容,从报告公布的学生在技术和工程素养教育的评估成绩,可以发现许多问题。

测评结果显示,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和比较富裕的同学间相差28分,黑人学生和白人学生间相差38分。这种差距必须引起重视,不但是为了落后的学生,也是为了国家的繁荣和全社会的健康。

我们应该尝试缩小这一差距。毫无疑问,很多人会读这份报告,并要求在这方面工作有欠缺的学校重视科技,将实验室,计算机、实验器材和机器人带进校园,教学生怎么创造发明,怎么编程,测试。

重视技术和编程是一件好事,但发明只是创新的一小部分。如果我们因为更加注重STEM而牺牲了体育、艺术和人文,这也是我们的损失。毕竟,问题解决者需要的是能熟练的将创意付诸实践的能力。

想想看,大多数情况下,有用的技术和工程素养得益于在球场、戏院、舞蹈房和辩论赛场上收获的经验。实际上,你只需要观察工程设计的过程本身,就能明白为什么说素质教育和课外活动经验是培养NAEP所测试的这种技术和工程素养的最佳途径。

工程设计,不管在课堂上的,还是在现实生活中,形成了一系列步骤,问题解决者按照这些步骤发明各种功能的产品和系统满足人类的需求。如果我们拆解一下,这些步骤即:问题是什么——想象一个解决方案——计划——创造一个模型——测试并改进。

不管是工程师,还是专业的科学家,或是学生,都需要分析一个特定的情景,确定问题,理解人类的需求,在搜集资料和创建模型之前,运用创造性思维,头脑风暴可能的解决方案。换句话说,他们需要运用这些在下棋,漫画书创作,电影制作都会用到的技能。他们也依赖于那些在戏剧,年鉴,烹饪俱乐部或者乐队活动中发现的才能。

爱迪生曾经说过:“我从没有失败过,我只是排除了10,000种没用的解决途径。”孩子需要的是一次又一次挑战和失败的经历,不用担心自己会成为学渣,不用担心自己会失去自信。

工程师问他们自己,“我们可以做得更好吗?”运动员、音乐家、舞蹈家和戏剧演员在每次练习和彩排中也常问自己同样的问题。这种“失败让你更接近成功”的信念是STEM的一部分,需要不断提升自己的坚持和进取心,这些都不仅仅在科学讲座中能学到,在剧场或体育馆也能。

但是我不幸地看到,这些实践性学习——关于艺术、体育、公民,还有科学俱乐部,这些激发热情和好奇心的东西,这些促进成长型思维的东西,这些提供失败和成功经验的东西,从一些公立学校中消失了,特别是一些贫穷社区的公立学校。

根据美国国家教育数据统计中心的报告,2009年到2010年间,3%的美国中小学提供舞蹈课程,4%的学校提供戏剧课程,比1999年到2000年报告中的数据下降了20%。同时,美术课下降了4%。

这是因为不断增加的考试和课程要求,因为资金不足或者教育资源分配不公。接着,看到NAEP的数据显示,只有13%的学生说他们的老师是科学学习的主要资源,我一点也不惊讶。

孩子们是从哪里学习科学技术的原理?是从哪里学习解决问题的能力和实现目标的能力?是从哪里学习沟通与合作的能力?寻找解决方案、达成目标、沟通和合作——这些都是美国国家教育进步评测机构评测的要素,而学生这方面的思维的培养是从日常学校学习之外,主要靠课外活动或夏令营获得。

高收入家庭的孩子从辅导老师、高素质的教师身上汲取知识,不断获得看世界的新方式。在过去的40年,高收入家庭的父母在丰富孩子的课外活动上的投入上是低收入家庭父母的10倍。这可能是贫穷家庭的孩子和中产家庭的孩子在上六年级时累积产生6000个小时学时差距的原因。

那么那些出生在父母无法支付辅导老师和课外活动费用的家庭里,居住在远离博物馆和体育场地的社区里,或者就读于被砍掉了艺术教育资金的学校的孩子怎么样呢?这些孩子代表着美国公立学校的51%。

为了这些学生,或者说实际上是我们所有人,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学校的未来。当务之急,政治制定者和教育领导者首先应采取的措施是改变学习时间:延长校内学习时间,提升课程质量,从社区组织中吸收人才和教育资源。我们或许该对学生编程学习少些担心,而多担心一些他们阅读文字,理解人的能力。

这些即将成为新一代思想家,开拓者,管理者和教师的孩子,需要接触更多的学科领域,需要动手和体验失败,需要发现和深度思考的机会。他们需要教练和教育家的鼓励,启发,引导他们成功地完成由小孩向成人的过渡。

所有学生,不管是哪个地区,都需要丰富的学习经历,才能发展自己的才能和潜力。孩子们不只要解决问题,更要学会选择哪些问题值得被解决。

相关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