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掉阿里、京东?他曾一度隐退,如今市值破1100亿

这两天,马化腾感到很尴尬……

腾讯亚洲市值第一的宝座刚坐下,

灭掉阿里、京东?他曾一度隐退,如今市值破1100亿

马云又杀了个回马枪回来……

灭掉阿里、京东?他曾一度隐退,如今市值破1100亿

昨日,阿里股价上涨0.18%,收盘价104.64美元,市值达到2664.1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7770亿元。,成功登顶亚洲所有上市公司市值第一位!

小马哥自然很不服气!

心想:你等着!我还有王牌没出呢!

对的!小马哥手里的大招,就是京东!

灭掉阿里、京东?他曾一度隐退,如今市值破1100亿

就在这时,远方有个人淡定地笑了:

“你们都别争了,过几年把你们全灭了!”

灭掉阿里、京东?他曾一度隐退,如今市值破1100亿

13岁,他就能用电脑“写诗”,

20岁,他已经硕士毕业,

30岁,他创立了一家市值破1100亿的互联网公司,

38岁,他辞掉CEO职位,赴美读书,

44岁,他重回公司,连续吞并艺龙、去哪儿网……

他就是携程创始人梁建章。

灭掉阿里、京东?他曾一度隐退,如今市值破1100亿

7月,国际知名财经杂志《机构投资者》公布了2016年度“亚洲区(日本除外)最佳企业管理队”的榜单。在最佳CEO的评选中,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梁建章,作为惟一入选榜单的在线旅游行业高管,当选为亚洲最佳CEO。

上周,手握27亿美元(截至2016年6月30日,携程的现金及等价物余额)的携程,又通过可转债募资约20亿美元。据悉,这是亚太地区(除日本外)有史以来同时发行的最大规模可转债和存托凭证,同时也是由中国互联网技术公司发起的最大规模海外增发。

巨额资金的募集,引发各方猜想,不少业内人士猜测滴滴、美团酒旅甚至途牛,都有可能是携程下一个收购对象。但9月13日,针对收购美团酒旅传言,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梁建章首次发声,明确指出:“携程投资的企业,将以盈利为导向。”

如今,携程市值约165.81亿美元(约合),紧随BAT、京东、网易之后,成为中市值最高的第六大互联网公司。

用电脑写诗的“电脑神童”

1969年,梁建章出生于上海,父母一个在政府、一个在国企,并没有教给他特殊的技能,反而是少年宫的课外兴趣小组让他迷上了电脑。但他从小就显露出极高的智商,在那个大多数人连电脑都没有见过,偶尔有学生有幸穿着鞋套进入机房以“0、1”代码接触电脑的时代,年仅13岁,梁建章已学会编程序。他还用自己开发程序用电脑辅助写诗,还拿了一个全国第一届电脑程序设计大赛的金奖。简直是不折不扣的“电脑神童”啊!

15岁时,他又考入了复旦少年班,还没毕业就考入美国乔治亚理工大学,一路读完学士、硕士。1989年,硕士毕业的梁建章,才20岁。

“乔治亚理工大学是一所管得很紧、压力很大的工科院校,作业量比国内多得多。相比起来,在中国念大学反而要轻松得多。”梁建章说。他刚去的时候要补很多课,加上学费比较贵,他想尽快拿到奖学金、尽快修完课程,然后毕业。

由于专业还是计算机,梁建章第二年就通过了博士资格考试,成绩是班里最好的,但他只念了一年就去工作了,最后以硕士学位毕业。因为梁建章发觉学业对他再没挑战,“最先进的东西不是学校而是企业”。

从工程师转客服

1991年,梁建章进入著名当时全球第二大软件巨头甲骨文公司,做了电脑工程师。他对此很满意。从少年时代意识到计算机技术的革命性开始,他的理想就是进入全世界最好的科技企业工作。

然而,在甲骨文美国公司的研发部待了三年之后,梁建章在一次回国探亲时,“感受到了国内火热的创业气氛和隐藏着的巨大商机”。 他分析,从长远来看自己的发展机会还是在国内,为此他决定从技术转型到管理。

灭掉阿里、京东?他曾一度隐退,如今市值破1100亿

一回到美国,梁建章就申请转换部门到客户服务部工作,“很少人会这么转”,因为在研发部门的地位、待遇、期权都比其他部门好很多。回想当年,梁建章觉得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客户服务部的经历使他明白了IT与管理的关系,更幸运的是,1997年他通过甲骨文的内部招聘,回国担任中国区咨询总监的职务。“如果还在研发部门就不可能调回中国。”梁建章表示,他就这样实现了从技术到管理 的转型,为自主创业打下了坚实基础。

在担任咨询总监工作期间,梁建章多次为国内多家企业担任管理、软件和电子商务方面的顾问,参与策划了民航和中国电信等国有大型企业管理系统的建设。同时,他也在小心翼翼地寻找机会,希望在国内开一间属于自己的公司,一圆创业的梦想。据甲骨文老同事朱回忆当年,认为梁建章是个不太爱讲话、不太爱出风头的领导,“充满好奇,又很会观察和思考”。

“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梁建章认为,创业前一定要做好积累,观察与思考是必不可少的。要想创业,必须在学业、经历、工作技能上做好准备。“当你真正觉得你在这行业比其他任何人做得都好时,机会就有了。”在中国的两年中,梁建章就一直在努力熟悉中国市场的状况,并做好了创业的充分准备。“这比直接回来创业要好很多,”梁建章笑着说,“直接回来,就可能会犯错误”。

传说中的“携程四君子”

1998年,互联网在中国悄然兴起,这时梁建章觉得机会成熟了。“当时互联网非常热,风险资金又非常充裕,这是很好的创业机会。”

1999年某天,梁建章在上海邂逅了“好基友”沈南鹏。

心心相惜的两人,如电石火光般,迅速擦出激烈火花。

灭掉阿里、京东?他曾一度隐退,如今市值破1100亿

1999年,梁建章30岁,沈南鹏32岁。他们拥有差不多的履历。他们曾在1982年第一届全国中学生计算机竞赛上同时获奖,后来都在上海读了大学,1989年同时去了美国,毕业后一个进了甲骨文,一个在花旗银行。

据沈南鹏后来描述道:“那时在上海,一顿非常普通的午餐,我和建章、季崎3个人聊天。当时正是互联网第一波浪潮的时候,我们自然就谈到了能否在互联网上做些文章。大家谈到了新浪、网易、搜狐,想着还有什么产业能和互联网结合出火花,建章首先提出了改造传统旅游产业的想法,就这样,携程网随后诞生了。”

“当我们发现彼此的理念竟有着惊人相似的时候,那瞬间思维上的化学反应无法形容。”他们“化学反应”出的公司叫携程网,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被无限叙述的“神话”。

3人很快决定,从原来的工作中抽身出来,全力以赴把网站做好。在分工上,优势互补是他们的长处。梁建章是ORACLE中国咨询总监,技术背景深厚;沈南鹏是耶鲁MBA,是个具有多年投资经验的银行家,具备相当的融资能力和宏观决策能力;而季琦则有着丰富的创业经验,擅长管理、销售。后来,为加强旅游行业,梁建章又找到了上海旅行社总经理范敏加盟,于是有了“携程四君子”的雅称。从此,携程管理团队构建成功,正式起航。

灭掉阿里、京东?他曾一度隐退,如今市值破1100亿

从左往右:梁建章、季琦、沈南鹏、范敏

10页简陋BP,拿到3000多万

现在回头看,梁建章认为当初选择做旅游网站是非常正确的。“互联网在国内起步时很难,只能做一些信息交流的业务,要进行网上交易是很不容易的。”当时可以选择的有网上卖书、卖物、拍卖等领域,现在看每一个都能做得非常大。

灭掉阿里、京东?他曾一度隐退,如今市值破1100亿

“但旅游是最早发展起来的,因为相对来说可以绕过配送和支付的问题。”这两个问题在当时都是比较大的障碍。那时中国信用卡普及率不高,酒店预订只能让客户付钱到酒店,机票预订则干脆找一堆人负责上门送机票、收现金,前提是网站自己先垫机票钱。没法想象,这种情况下要是做食物配送该怎么办。

携程成立正逢互联网高潮,不费多大力气,梁建章就迅速从IDG、软银、晨兴等风险投资商中融到了500多万美元(约3335万元人民币)的资金。自此后,携程一路走来风调雨顺。

谈起当年的互联网泡沫,梁建章认为,创业往往是看一个机会,但“热情若超越机会就是泡沫”,而机会再加上热情,就是创业的最好契机,而他就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当时给风险投资商的商业计划书很是简陋,”梁建章回忆起当年的创业过程开始面带微笑。而更让他欣喜的是,当年的10张纸,竟诞生了如今携程的雏形,现在看来,当时用公式套算的营收成长率,“居然还是蛮准的”。

4年赴美上市,市值超260亿

与当年风起云涌的网站CEO们不同,梁建章对风险投资商说的“故事”,4年后竟成了现实。2000年,携程的员工不足100人,如今这个数字已涨到15000多人(如果仍将携程归纳为网络公司的话,梁建章领导下的携程已是中国最大的网络公司)。

2002年携程的营业额就已高达10亿元人民币,而新浪2003年全年收入也不过9.4亿元人民币,携程的净利润更是让平均净利润率只有1%~2%的传统旅游行业不能望其项背。“携程的业务呈现了几十倍的成长,”在梁建章导演下,携程实现了从丑小鸭到白天鹅的转变,谈及上市后携程的未来,梁建章更是为自己立下了“3年成长1倍”的目标。

2003年12月,携程凭借稳定的业务发展和优异的盈利能力,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

灭掉阿里、京东?他曾一度隐退,如今市值破1100亿

沈南鹏回忆说:“当携程市值最后变成40多亿美金(约合267亿人民币)时,说实话我们都没想到。这个成功来得很快,当然这里边也有我们的付出。但很大程度上我认为,在大潮当中,我们是被推着往前走。”

“无敌是种寂寞”

找不到对手的感觉很好,但也有点寂寞。当携程网上下踌躇满志时,梁建章又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当时携程的优势已经很强,看不到竞争对手,即使有,似乎也没什么可担心的,没多少挑战。我就想,人生还能干点什么其他的事,能挑战更多的东西,比如在学术上取得一些成就。”

2007年,季琦和沈南鹏都已离开携程,梁建章也辞去了CEO职位,把CEO的位置交给范敏,挂着董事局主席的头衔,再次赴美学习,那一年他38岁。

当年他没花多少气力就捡起了数学,选修了超过别人三分之一的课程量。那是一段安静、远离各种喧嚣的日子:每天4点钟放学回家,然后给在上小学的儿子辅导功课,“如果在中国,会不停地有人来找你,朋友,朋友的朋友,谈投资谈企业合作。”

他师从美国人力资源经济学权威Edward Lazear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Gary Becker,研究人力资源、教育和经济,重点是创新和创业。在研究过程中,他被一连串数据和荒唐的现象所震惊:一方面,未来几十年里,中国的人口结构会出现巨大变化,拖累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另一方面,这个生育率居全世界末尾的国家仍然严格执行着计划生育。他的书里给出的数字是1.4。

于是,在2012年回国后,他与北大社会学系教授李建新合著了一本专门研究中国人口政策隐藏的经济风险问题的专著——《中国人太多了吗?》。

灭掉阿里、京东?他曾一度隐退,如今市值破1100亿

《中国人太多了吗?》

英雄归来,吞并艺龙、去哪儿

在梁建章离开携程的六年中,携程由在线旅游行业开荒者开始滑落,其行业老大的位置岌岌可危,去哪儿等旅游垂直搜索开始分流携程的流量优势,提供更多的选择;“万年老二”艺龙似乎也找到了突破口,集中发力酒店预订/团购;移动互联网方兴未艾,众多以旅游/机票为切入点的移动应用跃跃欲试,潜力不可小觑……

就在危机四伏的时刻,2013年2月11日,梁建章宣布重返携程。

2014年4月15日,携程旅行网CEO梁建章早上发内部邮件称:我回携程,不是为了名,也不是为了利,就是要和大家一起体验二次创业的艰辛,激情和成功的快感。

梁建章回归携程CEO位置后,做得最多的就是“去对手化”式的并购,陆续入股途牛和同程旅游还不算,甚至一口气并购了艺龙,成为业内重磅新闻。

然而当大家还没有从艺龙并购案中缓过神来时,携程再下一城——通过与百度的换股,获得45%去哪儿的总投票权。

2015年10月26日,携程宣布与去哪儿宣布合并,合并后两公司市值约156亿美元。

灭掉阿里、京东?他曾一度隐退,如今市值破1100亿

至此,携程在国内旅游市场的最后一个劲敌已去,国内在线旅游市场“价格战”的硝烟也随之星散。当天携程股价大涨22%。

李彦宏说,“这将会为我们的投资人创造新的价值”。

梁建章说,“这将有助于中国旅游业的健康发展”。

庄辰超则说,“感谢全球投资人对我们的支持”。

在线旅游行业的老大和老二,终于在证婚人百度的见证下撮合了成了美好姻缘。至此,在OTA行业,携程的位置已经让竞争者难以望其项背。只有庄辰超,至今只留给投资者一个落寞的背影。

梁建章回归后的短短数年内,携程已成为OTA名副其实的“大家长”。

创造了3000个财务自由家庭

如果说,去哪儿创造了1500个财务自由家庭,那么梁建章就创造了3000个!

2016年Q1携程营业亏损达18.27亿,其中10.39亿来自去哪儿。亏损的主因是“非常态”股权激励,更准确地说是庄辰超、梁建章交接之际的博弈。

灭掉阿里、京东?他曾一度隐退,如今市值破1100亿

庄辰超、梁建章

去哪儿股权激励成本占营收的比值一向较高,2014年Q2相当于营收的19%,可说是保持“狼性”的秘诀之一。

2015年Q4,庄辰超临走前放出成本45亿的股权激励,相当于营收的348%。他在朋友圈中说:“我在Qunar的10年最值得我骄傲的不是业绩和市值,而是我估计Qunar在10年里大约创造了1500个彻底财务自由的家庭。”

灭掉阿里、京东?他曾一度隐退,如今市值破1100亿

有企业管理经验的人会明白:临走狂涨工资、大发奖金是前任在给后任出难题。庄辰超这样厉害的角色当然不会放过机会,何况自己和自己的老部下还能得到实惠。

庄辰超将皮球踢给了梁建章,如果按携程以往的标准拿营收的6.5%做股权激励恐怕会适得其反。梁建章一咬牙对去哪儿团队发放8.02亿股权激励,相当于营收的81%。对携程团队则破例发出10.33亿股权激励,占营收的41.7%。梁建章创造了3000个财务自由家庭!

灭掉阿里、京东?他曾一度隐退,如今市值破1100亿

相关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