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委员长,我是来劝你跳槽的

​高晓松委员长,我是来劝你跳槽的

高晓松发了条微博,告别了阿里音乐,一往无前地冲向了所谓的阿里大文娱。放下董事长的身份,出任阿里娱乐战略委员会主席。

​高晓松委员长,我是来劝你跳槽的

晓松弃乐投娱

至此,他必须抛下自己最爱的音符,转身投入到无尽的全球社交网络中。毕竟国际文娱战略,总是要一些人脉的。

一直以来,阿里没有停下在各个领域扩张的脚步,但除了马云最擅长的电子商务的业务版图独霸天下以外,其他鲜有收获。无论是SNS社交的来往,游戏的阿里手游,硬件系统的天猫电视盒子,还有一直被大力推进的文化娱乐。

​高晓松委员长,我是来劝你跳槽的

2015年,因脱口秀重新让观众认可的高晓松和曾经在麦田负责音乐制作的宋柯空降阿里巴巴,想为这个一向以互联网市场业务擅长的品牌带来一点音乐人的感觉。

可是创办阿里音乐一年多,无论用户量还是口碑,并没有什么显著的变化。

这个答案早被太多人预料了。尽管高胖子在音乐上的才华令人欣赏和喜欢,但是也改变不了阿里巴巴一直是个围绕着人们物质生活而搭建的平台的事实。

更何况阿里音乐初建,还不适合利用明星效应去打响品牌,把握战略方向才是关键。

这就像是开着一辆兰博基尼,想要让所有人看到自己开着豪车的帅气模样,却发现,左右两边是广袤的玉米地,你只是开在一条人烟稀少的羊肠小道。

车的流线型再好有什么用,方向盘是坏的。

物质在左,精神在右

今年中国在线音乐的三大平台腾讯,阿里,网易,还是腾讯音乐首当其冲,市场覆盖率90%,而阿里音乐位列第三,仅拥有20%的覆盖率。

​高晓松委员长,我是来劝你跳槽的

知乎上有句话很有趣:BAT的三个老板都有一个梦想:李彦宏梦想做电商,马化腾碎碎念地想做搜索,马云却一心想做社交。

说到底,马云想让阿里巴巴占领人们的物质世界的同时,同时打入他们的精神追求。社交,文娱,都是这其中不可缺少的部分。但是队伍大了不好带。

上个季度的财报出来之后,所有人都在说BAT应改为TAB。

腾讯净利润108亿,比阿里巴巴的净利润(71亿)高了将近50%。而功不可没的是腾讯的会员和游戏玩家,可见消费者对腾讯产出的精神供给相当买单。

再聊聊马云的梦想:社交。

最近你有没有注意到附近社区或者公司多有阿里钉钉的电梯广告。

之前阿里公布钉钉的企业机构用户达到了150万,随着腾讯前段时间公布微信企业号超过2000万注册用户,不知马云作何感想。

如果一定要在追求精神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不是耽误了高晓松这块好料?毕竟一时半会,他们还不需要高胖子的星光熠熠。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前段时间高晓松作词许巍的歌,写出那句“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2015年高晓松加入阿里时,很多人分析其中原因,最终落到了一个字:钱。

我想如今高晓松并不缺钱,就像他说的,自己也确实不屑于“眼前的苟且”,只是天真地把阿里星球当作了实现理想的土壤,真想做出一番有利于社会的大事业。

或许,他也没想到如今会这样草草收场。

下手之狠,让音乐爱好者挪不动离开腾讯的步子。

有趣的是,腾讯音乐CEO曾说,他们暂时不会涉足上游音乐制作。但是向利润大涨的娱乐公司光线传媒学习一下也未尝不可。光线传媒从影片制作,开机,上映,宣传,产业链做得越来越完整,行业老大的地位指日可待。

说不定这样可以让高晓松尽情发挥口才及智力,做到“娱乐大众,普渡众生”。

就说这么多吧,总之一句话。

高胖子,跳槽吧。

我是徐小咖,一个投资分析师。

我希望用我的金融知识给你带来持续的收获。

新闻天天报,小咖早知道。

相关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