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频频遭抹黑,颠覆者的世界注定充满争议

在中国互联网圈子里,提及乐视和贾跃亭,会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一种认为,贾跃亭擅长讲故事;另一种声音则是对贾跃亭和乐视顶礼膜拜,认为贾跃亭是国内互联网多少年来很少见的“神”一样的人物,不按常理出牌。但恰恰是这种截然相反的态度,让贾跃亭成了亦正亦邪的大佬,也是行业里最具争议性的人。

作为一个颠覆者和争议者,难免会被人抹黑。这两天,一篇标题为《乐视控股是一个庞氏骗局吗?》的文章突然冒出来,指责乐视网在财报处理上存在“粉饰利润”的问题。印象中,这已经不是乐视和贾跃亭第一次被戴上“庞氏骗局”的帽子。早在今年4月份,就有一篇同样标题的质疑乐视生态模式和乐视网财报的文章被炮制出来,并大肆传播扩散。

庞氏骗局的说法只为博眼球

说实话,文章用“庞氏骗局”这样博眼球的字眼,显然是别有用心的。对乐视生态消费模式,普通公众并不了解,但确实觉得乐视起来的太快,一下子就能与BAT分庭抗礼了,成长速度也远远超出了京东、小米等同一代的互联网企业。因此很容易因为看不懂而生疑,恰恰,文章抓住的就是大多数人看不太懂的心理,通过夸大和混淆的手法,让更多人加入到质疑乐视的行列中来。

通读这篇文章下来,感觉与所谓的庞氏骗局压根不是一码事,其中质疑最大的一点是乐视网用递延收入来增加公司净利润,还用了较大的篇幅来“算账”。只不过,随后有专业财报分析人员推翻了这一说法,因为随着乐视超级电视在今年6月底累计销量突破700万台,给乐视网带来的亏损也在持续收窄,完全有理由判断未来能够实现盈利,因此,确认这部分递延收入是符合规定的。当然,我们并不想去探讨一些更为专业的财务会计制度、规则和知识,对公众来说,也很难看得懂。

仅从庞氏骗局的常识来看,往往是指没有任何实际投资却能给少数人带来高额回报的骗局。相比,乐视每次融资拿到的钱,全部都用于实体产业投资。比如第一次是IPO,融资7.3亿元,主要投向为内容版权库;第二次股权融资,买入了花儿影视的资产,让乐视网拥有自己的内容自制团队;第三次则是几个月前的48亿元定增计划,同样是有40亿元放到了视频内容资源库建设项目上。而且有“庞氏骗局”嫌疑的公司通常是一个“黑匣子”。试想,一家上市公司,在严格、透明的监管环境下,搞“庞氏骗局”,这就有些滑稽了。

说实话,互联网圈子里,贾跃亭和乐视在融资、烧钱上并不是长袖善舞的人。看看滴滴出行、新美大等动辄融资上百亿元,几乎都是拿着投资机构的资金在开拓市场。再有,一些数据注水、刷单等制造虚假繁荣的企业,恐怕“骗”的戏码更重一些。相比,乐视网在创业板上市之前,并没有大规模的融资行为,在优酷、爱奇艺等依然大把大把烧钱、亏损时,乐视网却始终保持了盈利状态。与互联网浮躁、烧钱的玩法比,乐视网相对来说要踏实得多。

乐视用“生态消费”来重构世界

乐视之所以频频遭受到质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乐视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颠覆者,意图用“生态消费”的模式来重构世界。想象一下,你砸人家饭碗,对手肯定会还击的。之前,贾跃亭也谈到过,乐视几乎与七个不同产业领域的企业对抗,横跨了视频网站、智能电视、影业、手机、汽车、体育、互联网金融等多个领域,是腾讯之后的又一个“全民公敌”,压力可想而知,其所遭遇的非议和指责也不会少。

而且,随着乐视生态布局的完善,生态协同效应开始爆发,已经成为一些传统企业的眼中钉,自然会受到各路大神的“关照”。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6月,乐视超级手机累计销量突破了千万台。成为酷派单一最大股东后,“乐视+酷派”的双品牌手机销量有望在今年突破6000万台,这一体量已经足以具备了与小米、荣耀、OPPO、VIVO等排名靠前的手机品牌掰手腕的实力。而在智能电视领域,截止到6月底,累计销量也达到了700万台,成为家电企业的“心头大患”。

这也仅仅是乐视在终端领域上的“突破”。在更大的生态体系上,随着乐视“平台+内容+终端+应用”垂直生态模式的成熟,化反效应开始加速,其中“黑色919乐迷电商节”、“414硬件免费日”购物节等是最重要的表现形式。以刚刚结束的黑色919为例,全生态总销售额达到了49.7亿元,是去年销售额的近3倍,总共卖出了86.6万台超级电视,以及117.8万台超级手机。由于采取了购买会员服务补贴硬件成本的生态消费模式,乐视视频相当于一下子拥有了高粘性、高活跃度的200万的付费会员。

颠覆者的世界里注定充满争议

贾跃亭曾经说过,99%的人不看好的事情,才有可能成就颠覆。乐视永远是不按常理出牌,拒绝妥协,放弃单一,直到颠覆工业时代的产业规则。这种颠覆旧有模式和体系的行为不可避免地会遭受“抵制”,惹来非议。反过来讲,乐视之所以越来越被行业所接纳和认可,并像神一样的企业而存在,也恰恰因为流淌在乐视血液中的这种颠覆性的魄力和基因。

颠覆者的世界里注定了充满争议。从2013年开始,乐视生态开始初露端倪,作为上市公司主体的乐视网就频频遭到“攻击”。无论是贾跃亭个人的股权抵押行为,还是为旗下的乐视汽车、乐视体育、乐视影业等子公司提供担保,都引发了一系列的资金链紧张等的猜测和质疑。当然,其中不乏一些竞争对手从中“作梗”,来缓冲乐视给产业所带来的冲击。这一次再次抛出“庞氏骗局”这样危言耸听的话,恐怕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

而根本原因在于,乐视的生态之路正进入加速上升期,触动了越来越多的传统巨头的神经。无论是《芈月传》创造的30多亿的生态营收和完结时200多亿的播放量,还是《亲爱的翻译官》完结时全终端播放量破42亿,又或是乐视超级电视、超级手机等终端销量上的水涨船高,都是生态协同发力的结果。可见,乐视不同子生态间的化反效应已开始加速上演,并对传统企业及其业务模式产生了明显的颠覆性影响,甚至不少行业大佬也在效仿乐视,跟风生态打法。

所以说,忽悠、骗局的帽子仅仅是暂时的,乐视在每一个分支领域的突出表现,正让这种质疑的声音逐渐消弭,并转变为认可和钦佩。从更长远的眼光来看,商业上的成功,并不是乐视与贾跃亭所看重的。推动下一个生态消费时代的到来,并将乐视所具有的IP全产业链开发能力、生态运营能力和会员体系开放出去,重构泛娱乐产业的秩序,这才是乐视更长远、更大的野心。

相关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