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外交困:孙宏斌能重振乐视吗

2017年1月15日,融创中国向乐视投资150亿元,拿下乐视网8.61%、乐视致新33.5%和乐视影业15%的股权,成为这三家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并派驻了董事和财务人员。

今年5月份,贾跃亭辞去乐视了乐视网总经理一职,这给整个财经圈带来了不小震动。乐视现在的产业链覆盖太多,而自己本身又不能维系。从乐视网上市以来,乐视的产业逐渐覆盖到手机、汽车、影视、体育、金融、云服务等领域,而这些领域每一个都比较烧钱,乐视的盈利状态转为亏损,资金链的短缺使得乐视雪上加霜,乐视的股票一路下跌!

7月6日,因乐视出现严重债务危机,资金断裂,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等所有职务,仅出任乐视超级汽车董事长。随即去了美国,至今未归。乐视网股票自2017年7月18日起停牌 3-6个月。

乐视网进入孙宏斌时代

7月17日,在乐视网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后,并对董事会进行改组。孙宏斌、乐视网CEO梁军、乐视影业CEO张昭以非独立董事身份进入乐视网董事会。随着贾跃亭的退出,乐视上市体系将被融创系主导。

孙宏斌在乐视网的临时股东大会上表示:“自己一直看好乐视网上市公司这块业务。现在乐视超级电视是互联网品牌第一名,乐视影业也是中国最好的影业公司之一,还有A股的乐视上市公司,这三块肯定是看好的。”孙宏斌同时表示,但确确实实有很多困难。

7月21日下午,孙宏斌全票当选乐视网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这意味着乐视网正式从贾跃亭时代进入孙宏斌时代。

乐视的核心资产——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均已收归孙宏斌掌控的“新乐视”旗下,且在梁军出任乐视网CEO后,孙宏斌有意让乐视影业CEO张昭统管乐视上市公司内容,负责日常运营,乐视网新高管团队正在逐步确立。

欠债欠薪 内外交困

7月5日,贾跃亭专程前往美国洛杉矶,此次赴美的主要任务就是尽快完成FF的10亿美元融资,专注于FF91的研发和年生产。贾跃亭也通过微博、个人公众号透露,FF 91已经启动全新生产计划,全力保障按时交付。

贾跃亭同时提到:“乐视至今日之巨大挑战,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恳请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给乐视汽车一些时间,我们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还上。”

其实,乐视几百亿的资金都用在什么地方?乐视到目前究竟欠下多少债务谁都说不清楚,恐怕只有贾跃亭心里有数。

所谓债多不愁,乐视到底欠了多少钱,这似乎已变成了一个说不清楚的“罗生门”。据媒体报道,截至今年3月底,乐视清点各业务债务总额约为343亿元,扣除保证金后仍高达近263亿元,这个数字还不包括供应商欠款。

其中,通过上市公司乐视网获得的银行信用贷款只占一小部分,大多数资金通过股权质押、可转债、融资租赁等多种方式获取,其中也包含了贾跃亭个人的股权质押贷款。但这一数据并未获得乐视官方的认同。

乐视公司债的募集说明书(申报稿)显示,截至去年6月底,乐视网在中信银行、兴业银行、浙商银行等多家银行的授信金额均已大部分使用。乐视网在12家银行的授信额度为24.2亿元,已使用额度为22.4亿元,使用率达92.6%。

另外,乐视网2016年年报显示,公司无形资产项目下的影视版权总规模在2016年末达到80.46亿元,其中2016年新买的版权价值31.79亿元,同比增幅超过50%。在应付账款项目下,乐视网应付版权款为12.55亿元。

乐视面对的困难不仅仅是外部问题,被欠薪的乐视员工们也“不买账”。乐视日前称,由于乐视控股及非上市体系面临资金紧张的困境,公司决定将7月份工资推迟一个月至8月10日发放。对此,乐视移动、乐视控股、乐视致新、乐帕营销四家乐视系公司约60余名被欠薪员工,在近日选择了寻求劳动仲裁的帮助。

7月14日晚间,乐视网发布2017年半年度业绩预告称,由于受到乐视体系资金流动性紧张等原因影响,预计今年上半年亏损约6.4亿元。同时,乐视网在发布的年度更正报告中,补充了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乐视电子商务、乐帕营销服务、乐视控股等五家关联方的坏账准备8844.39万元。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乐视的债务其实比想象的更为严重,也吓到了不差钱的孙宏斌,他公开说:“我当初投资乐视时,老贾没有跟我说实话”。那么,面对内外交困的乐视,孙宏斌能让乐视起死回生吗?

孙宏斌将调整七大生态

一位乐视网高管人士向笔者表示:“目前乐视的上市体系和非上市体系已经基本完成了隔离,仅有部分关联交易产生的账款需要解决,而公司正在加速商讨解决方案。”

之前,整个乐视系大致可以分为上市公司乐视网、非上市境内外持股平台以及乐视汽车三大体系,涵盖互联网、内容、手机、大屏、体育、汽车、金融等7大生态,其中错综复杂的关联公司多达上百家。

内外交困:孙宏斌能重振乐视吗

对于新乐视是否还会坚持“七个子生态”的战略方向,他表示:“乐视原有的战略会有所调整,乐视生态还在,依然是四大块,新乐视将打造基于视频产业、内容产业和智能终端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完整生态系统,但重心是发展大屏。”

此前,贾跃亭曾对外表示:“乐视七个子生态缺一不可。”而如今,在孙宏斌主导下,新乐视已开启了新战略。乐视网内部人士向笔者表示:“接下来我们的工作重心是,进一步提升上市公司的变现能力、改善公司现金流、实现全面盈利。在业务发展上,乐视网将力推四大板块生态,由快速扩张转向深入做透市场,实现全面盈利”。乐视大屏将首先实现扭亏。去年承载大屏业务的乐视网子公司乐视致新净利润亏损6亿多元,这直接导致了乐视网净利润的下滑。乐视方面预计,2017年乐视大屏成功实现扭亏为盈利,预计将对乐视网的经营业绩产生积极的影响。

孙宏斌能重振乐视吗?

孙宏斌喜欢有理想的人,他也能在贾跃亭的身上看到自己当年创办顺驰时的志向高远,急于扩张的影子。但在经历过卖掉顺驰的阵痛,孙宏斌显然更加冷静,沉着,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稳健从容”。在他眼里,贾跃亭舍不得的葫芦娃,在他眼里就是白雪公主的和七个小矮人,贾跃亭根本没那么多精力,面面俱到。

笔者认为,孙宏斌会陆续做以下几件事:

一是梳理出贾跃亭的地产家底,在乐视危机时刻拿出来作为筹码,将这些地皮低价收入囊中,或者跟贾跃亭联合开发。

二是将乐视的IT资产,如手机业务、电视业务以及内容业务,进行打包整合,保留优质资源,梳理乐视网上市公司的资产,交出一份漂亮的报表,冲高乐视的股票。

三是让贾跃亭在美国“安心”造车,远期布局智能汽车产业,使之成为乐视长期的最有潜力增长业务。

当然,面对贾跃亭留下的烂摊子,孙宏斌需要一件一件的去梳理。在各种梳理中,发现乐视更多的问题,也可以增加砝码,给贾跃亭施压,夺取更多筹码,在乐视体系中,占据跟多有利地位。

近日,知名投资人、腾讯联合创始人曾李青在微信朋友圈说:“乐视就是一个旁氏骗局,所有买过乐视股票的基金经理、参与乐视其他项目投资的投资机构的基金经理,你们在这个行业的生涯估计险了”。

孙宏斌在朋友圈回应说:“不盖棺不定论,应该有宽容失败的环境和氛围”。也许乐视到底有多棘手,只有孙宏斌自己知道。不过,面临纷繁复杂的乐视生态,人们不禁会疑问,孙宏斌为什么要收购这个山西老乡的已经化反的资产呢?

7月27日,孙宏斌在微博写道:“总被问为什么要投资乐视合作万达,是因为我们坚信房地产业会稳定健康发展,消费升级的主力产业大文化大旅游大娱乐会爆发增长,是因为融创坚定看好中国经济的未来。近期我们会停缓发展,加速去化,降低负债率,确保健康安全。我们坚信,企业层面的去库存去杠杆和金融业的稳定发展,经济将迎来理性繁荣。”

在孙宏斌入股乐视之后,已在多个公共场合力挺贾跃亭,一直强调他对乐视的信心,并表示投资乐视看中的是长期,例如三年、五年,而并非现下的情况。

在1月乐视和融创的联合发布会上,孙宏斌说,至于为何会选择投资乐视,并选择了视频、电视和影业这三块业务,这与融创寻求未来5到10年的发展有关。

2016年,孙宏斌的顺驰遭遇房地产遇冷和上市私募无望后,不得不把顺驰卖给香港路劲基建公司,他以12.8亿的价格,出让了55%的股权,并丧失了对顺驰的控制权。在签署协议时,孙宏斌对收购方的单伟豹淡淡说了一句,“你买了个便宜货”。

10年后,当他在审视自己的山西老乡贾跃亭时,一定发现这俨然就是十年前的自己:业务发展正猛,但资金告急。而他现在扮演的角色则是单伟豹。他要象路劲公司一样,把乐视的优质资产在重重围困中,低价买下,一块一块消化了!曾经写作过大败局,把孙宏斌的顺驰做为案例的吴晓波,如果策划大败局的第三部,乐视和融创的故事,也许会成为又一个经典案例。

进入孙宏斌时代后的乐视网能否翻盘还需时间检验。据媒体报道,相关业内分析人士告诉记者,孙宏斌未来的路一点也不好走,行使乐视董事长的权利,就得承当相应的责任。

有意思的是,乐视的负面新闻并没有因为孙宏斌入主乐视而有所减少,反而有增多的趋势。人们发现,孙宏斌接手的乐视生态,其实并非个个都饱满健康,有的甚至已经是满目疮痍。关联的易到公司的提现问题再次延期,乐视系内部员工在讨薪,外部供应商跑到乐视公司大楼去要债,甚至连建设银行也来刷一把存在感,把很多乐视员工的信用额度几乎清零。

目前,乐视仍有三大问题亟需解决:一是巨大债务窟窿如何填补?谁来填补?二是“新乐视”与贾跃亭如何切割?能切割吗?三是几乎跌倒谷底的企业声誉如何修复?如何重建公众信心?这对于孙宏斌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这也许是他人生中第二次卧薪尝胆。

【媒体简介】

相关内容推荐